<th id="9aqyz"></th>
    1. <th id="9aqyz"><kbd id="9aqyz"><tt id="9aqyz"></tt></kbd></th>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智庫資訊
        > 智庫資訊

      清華文創院:民俗潤澤鄉間 激活振興力量

      發布時間:2022-03-24 10:11:30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楊俊康

      編者按

      2月22日,2022年中央一號文件發布,對2022年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重點工作進行了部署。傳統民俗節日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鄉村文化振興可發掘、可利用的重要資源,已成為鄉村振興的帶動性要素。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以來,各地涌現出一批葆有民族特色、承載民族文化、凝聚民族力量的傳統民俗節日文化活動。鑒此,清華大學文化創意發展研究院課題組從文化賦能鄉村振興入手,聚焦各地民俗節日文化的傳承現狀,赴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陜西省禮泉縣煙霞鎮袁家村和江西省浮梁縣等地深入探訪,分析了我國民俗節日文化活動的創新模式及現存問題,并對如何進一步推動民俗節日文化傳承與鄉村振興有效結合提出對策建議。

      元宵節,掛燈籠、猜燈謎、圍篝火、鬧元宵;中秋節,做剪紙、賞皮影、聽戲劇、享團圓;春節,逛廟會、趕年集、看社火、吃年飯、過大年……在陜西省禮泉縣煙霞鎮袁家村,游客一年四季都能在傳統村落中感受濃濃的民俗節日氛圍。

      “過節不就是圖個氛圍嘛,這里年味兒足”“體驗了關中民俗,濃濃的煙火氣很不錯”“讓娃娃們見識一下咱陜西人的正宗過年習俗”……袁家村通過“修舊如舊”的老街區和一系列民俗文化活動,打造“關中印象體驗地”民俗文化品牌,舉辦“唐風納涼節”“中秋詩歌會”“春節大廟會”等沉浸式、體驗式、場景化的民俗文化活動,游客們流連于民俗街區、工藝作坊,感受鄉村民俗風情,體驗傳統節日文化。

      傳統民俗節日具有很強的儀式感和較高的群眾性,蘊含著中華民族特有的精神價值、思維想象和文化意識,體現著中華民族的生命力和創造力,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豐厚滋養。在當前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背景下,傳統民俗節日的傳承與弘揚呈現哪些新特點?

      1.民俗節日數量種類眾多,承載豐富文化內涵

      我國的傳統民俗節日形式復雜、豐富多樣。例如,按民族來分,我國有區域民族的節日(如潑水節等)和全國性的節日(如春節、端午節、中秋節等)。按節日對象來分,有少年的節日(如彝族的娃娃節),有老年人的節日(如重陽節等),等等。

      若按節日主題來劃分,可把節日分成農事、慶祝、祭祀、紀念四大主題。其中,農事節日以農林漁獵等生產活動習俗為主要內容,往往是以一定的祭祀活動來表現,如漢族在立春時節的“打春?!被顒?、壯族的春耕牛王節、彝族的采藥節等;慶賀類節日,不少地方以扎花燈、趕歌、社火等喜氣洋洋的社會交往活動來慶祝節日,其中最熱鬧的當屬各民族的“年節”;祭祀節日和紀念節日主要以祭祀天地神、祭祀祖先以及紀念歷史重大事件和人物為主要內容。

      這些數量眾多、內容豐富的傳統節日,充分體現了中國民俗節日所承載的文化內涵。它們內容多元,包羅了服飾、飲食、禮俗和游藝等與群眾傳統生產生活緊密結合的文化內涵。它們形式多樣,同一個節日在不同區域有著不同的習俗。春節吃年飯,“北水餃、南湯圓”,南北方各有喜好;端午節“趕鬼”,對于掛鐘馗像還是掛蒜頭、掛石榴花,各地習俗也不盡相同。無論是內容上還是形式上,這些傳統節日都寄托了人們對于家庭團圓、生活喜樂的美好期許,重視傳統人倫親情,更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豐厚人文底蘊的直接體現。

      2.傳承現狀常態化融入生活,文化與產業共促

      “點火!”隨著一聲響亮的吆喝,火苗迅速躥升,火堆熊熊燃燒起來。一名青年助跑一段后,縱身一躍,矯健地跨過火堆,一旁圍觀的人群里響起陣陣掌聲。這是佛山市南海區里水鎮赤山村“跳火光”的熱鬧場面。每逢元宵,村里都會舉辦“跳火光”民俗文化活動,吸引無數游客慕名而來。

      “跳火光,祈樂安康,真有意思!”“我也很想試試”“以后一定要去這個村看看”……疫情防控期間,里水鎮策劃了“跳火光”元宵節直播活動,有12萬多名網友線上圍觀了“醒獅賀歲”“主帥公巡游”“跳火光”等民俗節日活動。打破空間限制,廣大網友了解當地的歷史文化,感受傳統民俗文化的魅力。

      調研發現,各地的傳統民俗節日,已經常態化融入精神文明建設中,以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為基礎,實現文化與產業的共融共促。

      以精神文明建設為根本,結合新時代文明實踐,有組織地開展群眾性活動,傳承傳統民俗節日?!凹t色文藝輕騎兵”“送戲下鄉”“我們的節日”……黨的十八大以來,各地結合當地實際,在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重陽節、春節、元宵節等傳統節日,舉辦各類文化活動,凝聚鄰里鄉情,經過多年積累,已成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長期文化工程。

      以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為抓手,推動文化繁榮。我國豐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包含傳統慶典、節日儀式、民俗活動等文化項目。例如,南海區現有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共66項,其中2項國家級、11項省級、27項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針對這些非遺活動,區、鎮、村通過紀錄片展映、數字化展覽、少年宮傳習、“非遺進校園”活動等分別開展不同類型、多種多樣的展示和傳承活動。各地文旅部門組織的“非遺過大年,文化進萬家”等活動,推動非遺保護和節日文化傳承深度融合,在全社會形成了廣泛影響。

      以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為驅動,創新節日形式。老陜性情、關中民俗、傳統美食、鄉愁思念、創意青春……袁家村在春節期間,以“五味”打造經典民俗節日活動,“吃、住、行、賞、玩”等深度體驗吸引了八方游客。調研發現,文化旅游和文化產業已成為傳承節日文化新的增長點。2021年,文化和旅游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海外中國文化中心、駐外旅游辦事處共同主辦的2021“天涯共此時——中秋節”全球統一品牌活動,推動傳統節日歡樂祥和的氣氛跨越國度。傳統民俗節日成為各地新的打卡熱點,文創、文旅、手工等新經濟形式成為傳承傳統民俗節日的重要推手。

      結合數字鄉村建設,由農業農村、網信、文旅等部門牽頭,以數字化方式傳承傳統民俗節日。伴隨5G和數字時代的到來,數字基礎設施建設成為鄉村文化發展、傳統節日傳承的必要基礎。數字網絡觸角的延伸,使得傳統民俗節日傳承得以享受發展紅利。如不少地方發展起了與民俗節日相關的鄉村手工藝品電商,以線上文化傳播活動“帶貨”,帶動產業業態進一步拓展;一些互聯網公司推出“村播”“春耕”等計劃,支持農村非遺和民俗類產品線上銷售。

      3.創新路徑民俗節日傳承與鄉村振興有效結合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碧拼娙税拙右酌杜眯小分械摹案×骸蔽挥诮魇|北部,這里的瓷茶文化已有上千年歷史。春節期間的云村晚、漢服秀;清明節期間的“茶瓷對話”“開山節”;端午節期間的滄溪風華錄、露營大會……浮梁縣借助其“世界瓷都之源,中國名茶之鄉”的文化底蘊,舉辦一系列活化傳承、推陳出新的民俗節日活動,不僅帶領游客體驗歷史文化風情和優美生態環境,也打造了鄉村振興新業態。

      在佛山市南海區西樵鎮,書香金甌、文武嶺西、古韻簡村、和善百西、淳和新河……美麗文明村居建設為新時代文明實踐注入活力。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各地在挖掘和打造傳統民俗節日文化傳承實踐中,不斷探索鄉村振興新思路。

      價值引領型。調研中,有些地方對傳統民俗節日文化的價值內涵進行深入挖掘;有些地方將民俗節日文化與紅色文化緊密結合,以鄉村振興實踐為傳統節日文化注入紅色基因。這些方式推動了傳統民俗節日助力培育鄉村文明風尚,為社會主義文化建設提供精神力量。

      社會治理型。調研中,有些地方注重節日文化建設和社會建設相輔相成;有些地方統籌協調、科學規劃、整合資源、形成合力、打造品牌,共同服務于鄉村振興。這些都發揮了傳統民俗節日文化所內含的文化治理功能。

      人才創意型。鄉村振興,關鍵在人。浮梁縣推行“鄉創特派員”機制,發動一批企業家、創業者、社會工作者等,與農村基層組織共謀發展,激活在地的自然與文化資源,共建人文鄉村。調研中,有些地方充分調動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有些地方注重發揮外來人才的價值和作用,促進城市與鄉村在交流中相互形塑。

      產業轉化型。袁家村、南海區、浮梁縣等地均立足各自的特色民俗文化,激活文化產業新動能,實現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調研中,有些地方以文創賦能,豐富傳統民俗節日文化內容,創造鄉村新IP,打造鄉村文化新品牌。有些地方以發展壯大集體經濟為牽引力,對內開展群眾工作、凝聚共識,對外承接各類市場主體,實現產業可持續發展。文化創意為傳統民俗文化賦予了新的時代內涵和現代表達形式。

      4.瓶頸制約文化治理、創新轉化有待提升

      不少傳統節慶儀式復雜、技巧性高,卻無法帶來較高的經濟收益,年輕人不愿意學習和參與,導致節慶活動漸趨老齡化;許多特色民俗的教學、宣講、交流等活動,投入頗多,傳播力影響力卻十分有限;一些節日的儀式還存留封建迷信、重男輕女等不良觀念,如何去粗存精,做到現代文明風尚與傳統民俗的平衡成為必須重視的一大問題……傳統節日和其中蘊含的民俗文化已經融入群眾日常生活,但其傳承和弘揚依然存在不少瓶頸制約,亟待解決。

      文化治理功能有待進一步強調和凸顯。眼下,民俗節日文化雖做到了與基層社會治理相結合,其傳承與弘揚卻依然面臨鄉村空巢化、留守化等難題,村莊組織力不足、基層統籌規劃力不足也是必須面對的現實。如何發揮民俗節日文化的基層治理功能,激發群眾主體性,協同部門聯動,調動基層人才主動性,值得進一步探索。

      民俗節日文化的活化和轉化程度不高。目前大多數地方的民俗節日主要是與文旅相結合,在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方面缺乏新思路,缺少激活鄉村自身資源要素的創意。特別是其對青年人才的吸引力還有待提升。在“Z世代”(1995年—2009年出生的人群)主導新國潮的背景下,傳統民俗節日的表達和呈現如何進一步吸引年輕人,得到他們的關注、參與、認可,推動民俗節日文化真正“活”起來,還需破題。

      傳承弘揚民俗節日文化需要因地制宜。傳統民俗節日文化的傳承和弘揚,常常出現“一個模式、高度同質”的狀況。各地政府在實踐中需進一步強調差異化和地方特色,也需探索如何在推動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同時,保留地方文化風貌、關照各民族群眾心理。

      5.發展方向創新民俗節日傳承,服務鄉村文化振興

      發揮政府的引領作用,推動戰略協同、部門聯動,明確鄉村振興部門文化職能。將民俗文化融入黨史學習教育、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國傳統節日振興工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和文明鄉村/美麗鄉村創建等工作中。建議成立縣級以上民俗文化活動領導小組,整合部門力量,優化資源配置。明確農業農村部門的文化職能,將民俗節日文化納入農業農村部門績效考核指標體系,建立農業農村與文旅部門分工協作機制,提升農業農村部門對文化治理的認知和管理水平。

      扶持社會力量,培育在地組織,共同服務鄉村文化振興,推動城鄉融合。廣泛動員志愿服務、企業、媒體等社會組織和力量參與鄉村文化振興。發揮“專精特新”的中小微企業和社會機構的積極作用,把新理念、新形式、新內容和新玩法引入鄉村,以“滴水穿石”的方式,共同探索民俗節日文化傳承和鄉村文化振興的新模式。鼓勵、支持和引導鄉村當地的文化類活動團體參與文化的傳承弘揚,提升鄉村組織力和社會活力,助力鄉村組織振興。

      打造具有示范意義的民俗文化節和民俗文化示范基地??稍谌珖酗@著民俗特色的地區打造多個民俗文化節,據此創建一批具有地方特色的鄉村文化示范基地。在全國各地發起“傳承弘揚民俗節日,推進鄉村文化振興”主題活動周。由國家鄉村振興局認定和支持一批典型示范,或建立有關民俗節日文化傳承弘揚的國家級案例庫、課程培訓體系和大數據共享云平臺。借助鄉村民俗節日文化大數據共享云平臺,激活各方主體的主動參與意識,為鄉村文化振興提供信息服務。開發相應課程,幫助基層干部和群眾轉變觀念、積極投身其中。

      以文化產業推動傳統民俗節日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以文化創意賦能傳統民俗節日文化,煥新、喚醒鄉村傳統文化,增強審美韻味,培養美育意識。以民俗文化推動研學、特色民宿、沉浸式體驗、親子互動、國風國潮、健康養老等文旅業態提升。以數字化等現代科技讓傳統民俗節日文化“活起來”,推進鄉村旅游從單一觀光向數字化、沉浸式、互動性等方向多元化發展。

      推動建立鄉村文化振興指標體系。將傳承弘揚我國傳統民俗節日文化的落實情況、相關效果納入基層政府績效考核指標體系,真正實現有力有效、常態化推動??蓮娜瞬旁u價、活動內容、產業提升、媒體傳播等多個維度評價鄉村文化振興工作的機制有效性,發布鄉村文化實力年度指數,完善鄉村文化振興評價機制。

      (作者:清華大學文化創意發展研究院課題組課題組成員:胡鈺、沙垚、莊臣、石文婷、趙平廣、莊萬里)

      日本高清视频www色